文章來源:心光網

普拉薩丹(Prasadam)有人以「充滿慈悲的禪師」來稱呼他,這個稱謂指出了他身上給人印象最深的兩大特質,一個是睿智的禪師,一個是他所散發出來的慈悲。這些特質的展現,是來自於他豐富的生命經歷,及多面向的靈性學習經驗。

他年輕時是一個演員、編劇及導演,後來跟隨奧修學習,於1979年經奧修點化成為門徒。他在印度普那社區待了二十多年,帶領戲劇禪<Zen Theater>,同時身兼導演和作家的工作。 1996年與德藉西藏蛻變途徑老師 Bassier 相遇,跟隨 Bassier 學習人格九形、前世催眠、易經、塔羅、因果工作及未來工作。 1999年遇見鑽石途徑的帶領人Faissal,跟隨Faissal展開對鑽石途徑的深入探究。

在普拉薩丹(Prasadam)的教學特色中,除了有多年來跟隨奧修所帶來的深刻空性體驗及靜心外,普拉薩丹也結合了鑽石途徑的架構,補足了靈修中較無架構性的部份。這樣的結合讓學員在靈性探索上兼具了兩者的優點,透過心理學與內在工作融合,能夠清晰而精準地引領人們回歸到他們的本質。

藉由多年的修習和經驗,普拉薩丹每年都受邀在世界各地帶領不同的課程。心光網很榮幸在他三月份即將來台開課前夕,與他越洋進行訪談,讓我們能對鑽石途徑的本質世界有更深的了解。

以下是心光網本次進行的訪談內容:

問:可否請你談一談你由導演的工作轉而走進心靈世界的過程?

這是一個好問題,但也不容易回答。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透過戲劇我連結到創造力,它讓我成為了導演、演員和編劇。以前學戲劇的時候,我學到活在每一個片刻裡,校長告訴我戲劇和禪很有關,這如同奧修所說,演員是最高級的靈性職業,因為你會連結到觀照者,演戲的時候需要觀照,要把自己放在一邊。

我們在學校學到的技巧和後來學到的靜心技巧很像,當時我對靜心感到好奇,慢慢發現我在扮演角色所需要的意識,和向內看的時候是一樣的。然後我學到我當藝術家或演員的時候用到的能量,我活在當下的時候也可以得到,從自己身上就可以得到。

我去了普那,在普那住了大約二十年,同時也在歐洲工作,半年的時間待在普那,半年的時間待在歐洲。從奧修那裡我學到從一種靜心的狀態,去進入日常生活跟工作。例如我那時常常擔任清潔,我發現當我很有意識地清潔,我真的完全連結到自己,所有的日常活動都如此。

在普那,大家(門徒)在一起互相分享的感覺很好,當時我在創造力部門,在舊佛堂這樣的地方上演話劇。這是我的分享方式,也有其他人用跳舞、烹飪的方式分享。大家都是平等的,都努力連結到自己的靈魂成為真實的個體。奧修會給門徒一些引導,剛開始跟一群想要真實、連結存在和創造力的人在一起,我覺得很新奇,生命開始有了新的願景,後來社區的精神也擴散到了世界。

過去如果想要接觸靈性就要到寺院修行。就這點而言,奧修是一個全新的師父,你可以在俗世接觸到最深的靈魂,所以你不用去寺院裡尋找自己。這是全新的,這就是他的願景,現在到處都有靈性工作坊和課程,這個點子是從普那誕生的。

 

問:可否談談這樣的過程對你的生命產生了什麼樣的轉變?


當然,對我的生命有很大的改變。例如脈輪開啟的時候感覺很美,我感到更有活力,或者說我的心敞開了。

普拉薩丹(Prasadam)的伴侶 Martina 補充道:

我感覺到最大的不同是頭腦跟心的不同,當我們的焦點放在頭腦的時候,我們處於人格模式中,靈魂、愛和感覺是沒有空間的,因為對人格模式而言,重點是生存及奮鬥。這就像活在塔裡,身邊只有牆,看不到牆後面是什麼。當這樣的人聚在一起的時候就很慘,四週都是牆沒有空間去與人連結,當然也不會有交流。

當我連結到心,我覺得我真的連結到一種截然不同的智慧,我可以從更多層面看到事情,不只是從頭腦和人格模式。也許這要花很長的時間,可是當我們可以敞開心,內在會有新的東西誕生,這就像人格模式和靈魂之間有了橋梁。人格模式退到一邊,我們可以更輕易連結到靈魂,當然最後連結到存在。當心敞開,人與人之間雖然不一定會用言語的方式交流,我們卻可以感受到對方,只是單純感受到對方並與對方同在,彼此之間會有全新的品質。

當然這時我們也會連結到自己的情緒,活在人格模式裡的時候一切情緒都是被壓抑的,然而情緒會使我們的生活更豐富更多采多姿,我們可以重新享受自己、生命、身體和感官。

 

問:你目前帶領的課程系統稱為鑽石途徑,請你談一談關於鑽石途徑是什麼樣的一個課程。

鑽石途徑是Faisal和阿瑪斯一起成立的,最先他們去了伊拉克找蘇非大師,但大師不想他們去學習,所以他們搭了帳篷在門外等了半年,然後大師請他們喝茶,確定他們的意志後,才教他們本質工作,鼓勵他們深耕。

我們的身體有不同的能量,如:呼吸、脈輪、穴道等能量,本質(essence)的能量是身體裡最深層的,當然還有靈魂,但是因為童年受到了驚嚇,所以失去了連結。因此我們需要深入去看課題,了解社會和父母如何貶低我們,讓我們無法再信任自己,然後重新與自己內在的本質連結上。

在鑽石途徑裡,我們真的想把這些感覺重新有意識地找回來。例如:透過連結白色本質,連結內在的穩定、信任、和諧並歸於中心;透過金色本質你會體會到和母親一體的感覺,那是一種美好而融為一體的愛,你會消融掉你的疆界感,進而感受到與萬物合為一體。

然後你可以連結到銀色本質,你的個人意志,這不像平常我們對意志的感覺"我必須這樣",這個本質它會讓你放鬆,同時也會連結到神聖的恩典。連結到黑色的時候你會連結到你的真力量、神聖力量,當你連結到這種神聖,你會連結到真正的你、真實的你、幽默的你。當你連結到綠色本質,綠色本質是慈悲,對自己和他人的慈悲。我們這個月在歐洲才剛上完兩次綠色本質,我們發現在很多時候,人們都不知道什麼叫愛自己,這不是說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愛,而是對大多數的人而言,愛別人、照顧別人都可以,但是愛自己...? 是全新的。當然亞洲也是這樣,都在照顧別人,但是"自己"是我們的盲點。

還有黃色本質,你找到了對自己和別人新的愛後,現在你可以重新得回喜悅、遊戲的品質,這很重要,小孩都還很有活力,後來就慢慢死氣沉沉了。因為就像Martina剛才說的,都變成用頭腦在過濾,所以連結到自己的黄色本質後,這個部份又可以重新開啟了。

在連結這些本質的時候,當然也會發現到課題,這也就是小時候這些本質為何受阻的原因,有可能是因為遇到創傷或驚嚇。所以課程中我們也協助療癒這些課題。這個過程就像打開你內在的洞,這些洞就是你內在的傷,然而洞裡面埋藏了你的本質,透過面對及療癒這個傷口,你可以重新連結這個本質,這其中並沒有教條。

在療癒的過程中,我們的無意識會很聰明地上演防禦機制,自我是存在(being)的複製品,他想模仿存在,但現在它成了主人。自我真的在尋找靈魂,是它在求道,但它又不想放棄既得的權力,所以我們需要細膩地進行。讓自我知道它在防禦,然後卸下防禦,我們不能對它兇,要讓它知道我們想開啟什麼。不然就像有人說"信任就對了"。但沒這麼簡單,要像剝洋蔥一樣,一層一層慢慢剝。

 

問:有人用「充滿慈悲的禪師」來形容你,提到你有一種銳利而輕快的品質,能夠在渾沌不明中,為學員指出一條明晰且深具洞察的道路。這讓人對你的教學方式感到好奇,可否請你談談你的教學方式?

我會先進入一個深層的空間開啟他們,我不先講我會怎麼做,因為我們會做很多層面,但當然學員要信任這個過程。

我們每一個課程都有特別的上課方式,這個部份現在不提,上課的時候會講。如果現在現在講的話,人們會以為他們知道了。頭腦很狡滑,有些人知道上課方式後,就會先入為主的認為自己已經明白了。

 

問:那麼這也是一種能量的工作囉?

本質就是能量工作,但是能量這個字太大了,就像你對畫家說“用顏色畫畫吧”是一樣的。你可以把任何東西都跟能量講在一起,所以這個字已經沒有意義了。重點在於學員要去體驗,親身體驗到來自存在的特質,要去走這個過程,這很重要。

所以有一部份是頭腦的過程,因為它需要理解。還有一部份是體驗,這是一個過程,透過這個過程去看到自己背後的信念跟卡住的點,然後新能量就會出現。

 

問:你一直提到存在(being),可否請問你指的存在是什麼?


親愛的,這就是我們上課的原因,無法用兩句話形容。一種是大存在(existence),像佛教說的那種,另一種就是我說的存在(being)。

當然這樣說你還是會有幾百個問題,但如果你現在就去問你的心,什麼叫做存在,這樣會很好,不要立刻就從頭腦尋找答案,就像一個公案,無法給你答案,你要自己去找。

 

問:你今年七十歲還依然充滿活力四處帶課,可否談談是什麼讓你有這麼大的動力一直去服務?

你說七十歲是什麼意思?(笑)你是說老人都死了嗎?社會的無意識都認為人老了就怎麼樣怎麼樣,都在想老了就不用工作,給小孩養給社會養,但這些都是信念,都不是真的。如果一個人真的看過自己,就算七十歲了還是可以學到很多,存在是沒有止盡的,除非到死的那一天,否則一直都會有學習與活力。

至於背後的動力,對我的心而言,是因為愛,也可以說是慈悲,但我不喜歡用這麼大的字。我喜愛我的工作,它很有創造力很好玩也很瘋狂。意思是說,隨時都可能有新的契機,開啟新的展望,把我們變得青春。

 

問:你在世界各地有豐富的教學經驗,在你的經驗中你覺得亞州學生或台灣學生有什麼特質?

台灣人跟中國人的特質不一樣,台灣人比較連結到身體,比較有火的感覺,亞洲比較是水的感覺,不太相同。跟台灣人工作的時候,他們看起來比較個體,但那是一種不同的面具。

我必須要很清楚的說,不只是台灣人,例如美國人也是,很聰明很哲學,也比亞洲人更切斷跟自己的連結。當你帶亞洲人靜心,他們進入自己的速度很快。亞洲人要學的就是信任自己亞洲的傳統,而不是學習西方的。所以信任亞洲的傳統吧,重新看到它的優點,信任你們文化的美和你自己的美,你們真的誕生在一個很美的地方,信任這一點,不要只是看政治衝突。

 

問:請問你的名字普拉薩丹(Prasadam)有特別的涵意嗎?是門徒名嗎?

神聖的禮物,是奧修門徒名。



問:你之前提到這次來台灣,要帶領的課程內容是白色跟銀色本質,可否請你針對這兩個本質做一些說明?

白色本質跟男性面有關,是跟父親有關的課題。在生命中通常是由父親給予小孩穩定感,不只是說強壯或健壯這種身體的感覺,而是心理、理性也都很穩定。指的是如何在生活、親密關係、工作、創造力、嗜好以及跟自己的關係很穩定。

然後還有信任,意思是我如何信任自己,如何信任高我,如何信任我的靈性。這個本質背後的課題是懷疑,通常每個人都會懷疑自己,當我懷疑自己,我就無法信任自己的靈魂,也無法信任自己的真實感受,以及別人的真實感受。

所以真的是個大主題,現在有很多人生命沒有意義,我們要重新找回意義。

還有一個特質是清晰,當我內在很清晰,我可以做出清楚的抉擇,看清什麼對我是好的,什麼是不好的,哪裡有危險,而且不會隨便被吸引。頭腦及心裡對自己是很清楚的,不是隨便被集體意識誘惑。然後有和諧,和諧也是一個大課題,我們總是希望跟別人和諧,但沒有人知道如何跟自己和諧相處。

然後再來是銀色,現在有很多課都在講放鬆,很多人都不知道怎麼放鬆,銀色的特質就是放鬆,整個身心都深深地放鬆下來,在存在裡放鬆下來。還有一個特質是個人意志,我們發現很多人已經不再有願望了,願望的意義的是什麼?不要立刻像個清修者一樣的說“我沒有願望”,當我們成為自己生命的創造者時,當然可以創造想要的一切,當我們清晰、信任自己且穩定時,我們可以允許自己有願望。

銀色跟恩典有關,恩典當然會帶給我們想要的,神聖恩典是地球上一個超大電磁場,但我們不太用它,不知道怎麼用,不知道怎麼許願,這也是要學的。

然而如果我不知道願望的意義是什麼,許了一個愚蠢的願望,宇宙是一個大電磁場,這個願望就會實現。例如一個自殺炸彈客,他認為別人都是壞人,最後他就得到別人都是壞人的結果。

所以白色和銀色本質的結合真的很好,當一個人如同一面明鏡般清晰的時候,就可以看到別人和自己的狀態,清理自己的電磁場,得到自己想要的。當我們得到我們真正想要的,我們生命的現況會全都是我們滿意的作品。

我們很高興去台北,和新朋友開始這次工作,很期待看到你們,帶著來自存在的愛。

創作者介紹

ASHA 光群天使工作室

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